请一只虫子赴宴

来源:衢州晚报 2019-10-18 09:31

杨晔

今年,我居然允许虫子光顾我的菜园了。我不忍心再把歇息在叶子上的青虫捻落在地,也不再想把叶子上正在酣吃的毛毛虫抖落在地,用脚踩踏。真的,本来我对它深恶痛绝。

许是年龄增长的缘故,许是对生命的慨叹,我不愿再与它们计较。我甚至很可怜它们。生命只有一季,没有母亲的照顾,没有家族的依靠,它们甚至没有遮风避雨的家。它们的一生只为这一个夏季,为了生存,它们不能浪费一分一秒,为了传承,它们拼命增加体力营养。它们吃了我的菜叶,我有那么多的菜叶,吃些又何妨。它们吃了我的豆角,少了几根豆角,我的生活根本不受任何影响,而豆角却很有可能是它们一生的佳肴。

这些自强又可怜的生命。上苍给了它们生命,让它们给自然增加生命的种类,却没有给它们坚强的盔甲,强健的四肢,灵活的羽翼。它们以毫米厘米去衡量世界,我们不经意地给予,很有可能就是它们的全部。为什么我们还要吝惜?何况那些东西我们本来就无足轻重?

自那以后,我看到有青虫的叶子,就不再打扰它们的休憩;我看到豆角上有了洞的,我也不去碰它,那豆荚里的温暖,是虫子此生唯一的呵护;我看到有虫子的水果,也不再抱怨,虫子肯光顾的是最绿色的。

由此,我不禁想起地下通道的那个乞丐。这年头乞丐太多,大家麻木了,也司空见惯了。我清晰地记得他,终年拄着一根长棍,颤巍巍地在站在那里,一只手哆哆嗦嗦地端着一个破旧的碗,最主要的是,他连一个完整的词语都说不好,含糊不清地示意路人,但是没有一个人肯停留脚步。那天,走过去之后,我站住了,回头瞅了瞅他,回转身,送他一张纸币,他不停地点头,说着根本就不清晰的“谢谢”。

我又想起前几年某酒店惩罚员工事件,一女工把顾客弃之不要的食物打包回家。她家境困难,丈夫患病,儿子读高中。酒店根本不念其难处,严厉重罚,不仅使女工颜面扫地,经济上更是雪上加霜。无独有偶,另一家酒店发生类似的事后,经理登门拜访,发现员工家境困窘,深表歉意,作为领导者不能及时了解员工难处。之后,酒店不仅允许这名员工把顾客不要的食物带回去,还在经济上给了一定的帮助。

——生活质量或许有高低之分,生活品位或许也有高低之别 ,但,生命的存在是平等的,生命的尊严亦是平等的。

我会一如既往地在花园里,在草坪上撒上面包屑,撒上小米。因为我知道,无数的麻雀会欢呼而来的,我分不清它们是哪一个,它们亦不认得我,那又有什么关系呢?

扫码分享到手机

(来源:衢州晚报  责任编辑:吾献红)

  • 联通
万客彩票注册投注代理 微彩彩票投注计划官网 五八彩票注册开户平台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计划 时时彩机器人 万彩彩票开户投注注册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pk10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