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干部家属”

来源:衢州新闻网-衢州日报 2019-11-18 09:20

柯兰

母亲的一生都以“干部家属”的身份为自豪。

其实,父亲自新中国成立时起,一直担任的是村里的干部。从村农会主任,到村党支部书记,一干就是几十年。

打我懂事起,母亲这个“干部家属”就一直为政府派到村里来的“公家人”烧饭烧菜。这些“公家人”有时叫公社干部,有时叫工作队员,有时又叫蚕桑辅导员或毛猪辅导员。有男的、有女的,来来往往,络绎不绝。

本来,按照当时流行的做法,这些“公家人”,都是要安排到村里各家各户“吃派饭”的,可那时候大家都穷,物资短缺,拿不出好饭好菜给“公家人”吃。于是,这项“光荣的任务”就被父亲揽下来,安排到自己家中:谁叫母亲是“干部家属”呢?

其实,当年,我们家经济条件并不好。由于我们兄弟姐妹多,“吃口”重,生产队分的粮食往往不够吃,特别是上半年的“度粮荒”, 经常看到母亲想方设法到处借粮食的身影,那种沉重的感觉,至今记忆犹新。好不容易借到了粮食,再把青菜叶、番薯藤干、萝卜叶干、野菜干等各种能吃的东西往里放,烧成一锅“杂菜饭”,供一家人填饱肚子。

“公家人”来了,这样的饭自然不能给他们吃。于是,母亲又为他们另起炉灶,烧上一小锅白米饭端上饭桌。我们兄弟姐妹就被偷偷地安排在灶房里吃“杂菜饭”,不让“公家人”发现,以免尴尬。那时候,我年龄小,每次吃这样的“杂菜饭”,都感到喉咙要被割破一样,难以下咽。母亲更惨,等“公家人”和一家老小吃好了,剩下的汤汤水水就是母亲的饭食了,许多时候已经没有剩余的,母亲一个人只能饿着肚子操劳家务。

为“公家人”烧饭,全是义务的。母亲还要按时参加生产队劳动,不然,赚不到生产队的工分,年底不但没有分红,还要成为“超支户”,反而向生产队交钱。家里除了每年养几头猪,根本没有其他经济收入,赚工分成了所有大人们的唯一赚钱渠道。后来,我曾经问过母亲,当时,既要为“公家人”烧饭,又要照顾一家大小,还要下地干活,没有怨言吗?母亲笑笑说:“谁叫我是干部家属呢?”

“干部家属”,成了母亲最大的精神支撑。

岁月流逝。我们兄弟姐妹慢慢长大了。对于我们的未来,母亲曾经悄悄地吐露过她最大的一个愿望:“你父亲当了大半辈子村干部,我也一辈子为数不清的‘公家人’烧饭,真希望你们兄弟姐妹中能出一个‘公家人’,让我真正成为‘干部家属’就好了。”

后来,机缘巧合下,我还真有机会当上了国家干部,并且找了个国家干部的妻子,都是母亲眼里标准的“公家人”。我们每次回家看望老人,都能从她眼中看到一种非常满足的神态显露出来,那是一种至高无上的精神陶醉啊!

我曾经问过母亲:“家里数小儿子最厉害,成了上海滩上的大老板,老板的母亲多时髦、多风光啊!”母亲笑笑说:“弟弟有钱,你当干部,在一个大家庭里,这不更好吗?!至于我,你让我当上真正的‘干部家属’,我就开心了。”

谁说母亲没文化?她看到的世界永远辽阔高远。

再后来,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深化,干部“下海潮”来了。我也心动了:世界那么大,下海去看看!母亲听说后,连忙叫上父亲,一起赶到我工作的地方,坚决不同意我辞去干部身份:“你弟弟已经在海里了,你一定要坚守干部这个重要岗位,做个清官。”

我犹豫了。在我犹豫的过程中,“下海潮”开始慢慢消退,一些人成功成为富人,一些人退回岸边,一些人却被淹没。我则听从母亲的规劝,继续在干部岗位上埋头苦干。

由于一生的操劳,母亲的身体开始出现状况。为了母亲能够健康长寿,那几年,我们兄弟姐妹们一起想方设法找医生,为她系统检查和治疗。远在上海经商的小弟也不断往衢州跑,在经济上提供重要保证。病床上的母亲,每次看到我焦急的样子,都宽慰我:“不要耽误你的工作,我没事的。我这一辈子,年轻的时候为你父亲当好村干部付出很多,为城里来的‘公家人’服务很多。现在,有你这个当干部的儿子,有老四这个当老板的儿子,还有你的哥哥姐姐都那么听话,我心满意足了。”

母亲最后还是走了。我永远记得她为了当好一个“干部家属”而默默付出那么多,永远记得是她把我培养成一个为党工作、为民奉献的公务员。她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让我们一生享用不尽。

为了弘扬母亲对党对社会的大爱精神,我们在母亲九十岁纪念日,专门向村里捐出十万元钱,设立孝老敬老基金,为“衢州有礼”献上一份仁爱之心。

扫码分享到手机

(来源:衢州新闻网-衢州日报  责任编辑:阮胜)

  • 联通
无需充值送彩金的彩票平台 棋牌正版送彩金 博彩公司免费送彩金 澳客彩票 网上百家乐送彩金 网上送彩金的网站 论坛跳槽送彩金 博彩送彩金赢钱 绑定手机送彩金的网站 彩票大赢家